颤颤拿铲铲铲一期

乙女only,主一期,怠惰铲蚊

从今天起,这个LOFTER ID暂时封闭,等学期结束再开启,谢谢关注我的小可爱们。一期继续爱,只是在平常生活中了。谢谢各位太太的投喂,认识了好几个同好真的是件开心的事。爱一期,爱大介,爱生活

要了老命啊(⁎⁍̴̛ᴗ⁍̴̛⁎)

【一期婶】弥补

有OOC,没文笔请注意
第一人称
深夜睡不着脑洞文
求奶一口考试过


   昨夜,完美恋人兼近侍一期一振最近连天都静坐在办公桌前方内奋笔疾书,追赶着时之政府定下的最后文件上交日期。问我作为他的主人为什么会这么悠闲?当然是由于我在年前一直拖拖拉拉不愿意处理文件,结果不得不面对到来的大学期末考试。为了不挂科圆满大学生活,我只能狠狠心,压榨自己亲爱的恋人了,放假后再感谢弥补一下他的苦劳啊。


   在我考完最后一科的时候,内心只有马上冲回去亲亲抱抱粟田口的大可爱,但是只剩下晚上到达的车次。没办法,即使是这样艰苦的路程,我也要飞奔回去。


   当我推开房门时,天已经很暗了。果不其然的看见一期一振正坐在办公桌上,开始像睡醒的小猫一般伸懒腰。一期先生不会是累到睡着了吧?他也一下愣住了,一丝不苟戴着白手套的双手都停滞在空气中,因为报告的消息是第二天早上回,根本不会想我突袭提前回本丸了。我也不想傻愣在门口,一是被考试老师压迫的很想他,二是外面真的很冷,假装淡定的关好门,再宛如智障的放下手中的行李箱,飞扑的撞进了某人结实温暖的里。似乎听到了一声闷哼,一个声音才慢慢响起。


   “您这也太用力了吧,欢迎回来哦。”随即一个湿润柔软的吻轻落在光滑的额头上。温柔的大手浅浅梳理着显得杂乱的披发,我万分感动,毕竟和亲爱的人已经一个月不见,不由自主紧了紧环抱着的双手。


   “一期,我好想你哦~还有我他娘的没洗脸,油油的,嘿嘿嘿。”


   “哦,求求您闭嘴吧。”来了!我家一期使出了专有的招牌冷漠脸!嘿嘿,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


   “哈哈哈,你刚才在干嘛?感觉好辛苦啊!”有些小激动(?)的我试图转移话题,丢掉现在的蜜汁尴尬。


   “拜您所赐,丢下那么多的文件,今日才能够完成,您倒是回现实一人潇洒去了啊。”一期抬抬手,略带不满的力道刮了刮我的小鼻子,让我连连叫疼。


   “放他娘的猪屁!我回去考试不知道有多难受,你竟然说我潇洒去了!哼!”这个臭刀,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啥时候学的这么酸了?!


   “您又说这种话,是想被罚嘛?”一期危险的气息扑洒在咫尺,我甚至能感受到脸颊的温度正在急剧的破表。他矮矮身子,离我只剩下厘毫。轻轻搭在我腰间的手也暗自发力,逐渐拉短之间的距离,同样也使我贴的更近,没有逃脱的机会。


   “怎么会!您快去休息啦啦啦~一期大人辛苦啦~”这个语境不对!嗅到了危险气息的我试图挣扎逃离魔爪,革命却没有成功,只能努力陪笑什么的。


   “您以为能够逃掉吗?”一期嘴角勾起了意味深长的浅笑,仿佛是对猎物最后的安慰。趁我还沉迷在刚才的余韵中,他微低下身子,结实有力的手穿过腿弯,以一个少女心满满的公主抱让我悬空。忽然间失去重力的我紧张的抱住了他纤长的脖颈,耳边却响起了隐忍的声音。


   “澡还是留到出完汗后再洗吧。”


(未完待续)
喜欢请点小心心

原谅一个被考试和导师逼疯的人吧😭😭😭

不看书了!(扔)算了,狗命要紧!(捡)

【一期婶】作死

一期严重ooc慎入
文笔不好,设定有毒
做噩梦吃刀子吓醒产物

   男朋友一期一振从来不发脾气,这点再在开始交往的时候她很受用。无论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比如一期一振从来都是面不改色,依着她耍小性子,顶多忍不住轻抚头顶,说她一两句不该这么做。在她看来,这是包容她和他的性格使然的结果,觉得能够拥有这样的男朋友是件无比幸福的事。随着交往时间越长,她发现事情开始不对了。不管和他分享一些伤心或者高兴至极的事,一期似乎都是面不改色的敷衍几句,转身开始着力于下一个新的任务。尤其在吃完身边小伙伴恩爱的狗粮时,她更是心灰意冷。一个人的时间越来越多,仿佛又回到了单身。她一开始觉得是自己无理取闹的太过,导致他现在开始习惯。直到后来,回应连不带感情的“嗯”一字都消失时,她才开始意识到自己已经玩脱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该怎么办呢?说实话,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特别是当她看到前几分钟接连发了几条欢快的朋友圈的一期一振,正襟危坐在她身边寂静的文件时,除了翻动的纸张便再也无其他声响。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冷暴力?


   这不是个例的鲜明对比让她这个正牌女朋友实在是受不了了。她轻轻放下手机,用自己最冷静的声音询问身边人。


“一期你现在有空嘛?”


“没空。”


   一期两眼直盯的面前的显示屏,认真的样子仿佛前几分钟发愉快朋友圈的人不是他。


“我们分手吧,我受够了。”


“好。”


   随之而起的是干脆利落的收拾东西的声音,他不留一丝痕迹的离开了她的身边以及世界,好像从没有出现过。


完了,这回是真的完了。就像当初强扭的瓜一样,果真不甜。一个世界早已岌岌可危,只不过这回是碎的更彻底。或者说,其实他早就在期待着这句话了。她呆滞的坐在原地,似是预料到了结局,短时间内依旧难以接受,嘴巴半张却半晌才能发出声音。


“喂,你弄丢了我的钥匙,我弄丢了我的男朋友。”


越到考试我越浪系列
还有几个小时考试系列
总觉得自己没复习系列
吃刀子吓醒系列
嫁刀永远被捅刀子到超ooc系列
我他妈为什么还不睡觉系列
考完就给一期发糖系列
我永远爱他胜过白起系列

P1  免费次数
P2  花朵兑换
P3  十连保底
2017年锻不出刀出卡呗?😂😂

写个婶婶流产的文臭老菇估计会打死我吧(⁎⁍̴̛ᴗ⁍̴̛⁎)其实和她说了晚安到现在还没睡的我应该才是会被打 @蘑菇 (⁎⁍̴̛ᴗ⁍̴̛⁎)

【一期婶】一个冬天的童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菇😭😭超感动啊啊啊 @蘑菇 我对不起妹夫😭😭

蘑菇:

@颤颤拿铲铲铲一期 家的一期和逸瑾


#祝我老狍生日快乐哟~






入夜了,本丸的灯笼亮起来了。




一期一振坐在庭院前,默默注视着雪光映衬下烛火微弱的光影,感觉眼皮有些发沉。蜡烛就快烧完,灯笼渐渐暗下去了,心里惦念的那个人却还是没有回来。就在他觉得自己要昏昏睡去的时候,肩头忽然覆上了一条薄毯。




“一期尼,在这里睡会着凉的,回去吧。”


是药研,替他盖了毛毯的同时递来了一杯热茶。




“嗯,谢谢,我不冷。”一期接过茶,几乎快要冻僵的手指终于感受到了令人愉悦的温度,重新恢复了知觉。




药研无奈的坐在哥哥身边叹了口气,温热的气息化成白雾消失在黑暗中,今年的冬天可真是冷得出奇。




“大将不是说了,现世的工作很忙,最近一段时间都不会回来了。一期尼每天在这里等,身体会受不了的。”




本丸的审神者逸瑾,自从上次回去现世以后,已经整整一周音信皆无了。作为爱人兼近侍的一期,白天忙着帮她处理本丸的大小事务,把工作排得满满的,尽量不让自己闲下来。然而夜里还是很难熬,一个人躺着空荡荡的双人床上,无论如何也无法静心入眠。与其躺下来辗转反侧,不如坐在院子里看看灯火,也许等到明天天亮,她就会回来了呢。




一期笑了笑,看着茶杯中升腾起来的雾气缓缓说道:“反正也睡不着,闲着也是闲着。”侧过头看见弟弟满含担心的目光,忍不住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好了,我再坐一会儿就回去。”




药研无奈的答应着离开了。回过头看着庭院里的烛光黯淡的灯笼,和自家哥哥单薄的背影,忍不住有些心疼。大将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他的傻哥哥再这样等下去,非要把自己弄病了不可。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样傻的人呢?


还是说,爱到深处之后,人们都会变成这样呢?


 




离开本丸的第九天傍晚,逸瑾被现世繁重的实验任务弄得焦头烂额,心力交猝地趴倒在自己的办公桌上。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少女叹了口气,侧过头准备换个姿势休息,却不小心被桌上放着的一直毫无存在感的电子相框吸引住了目光。照片正好播放到不知道被谁捕捉的美好瞬间,自己害羞地依偎在一期怀里,弟弟们在旁边笑闹着起着哄,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开心又温暖的笑容。逸瑾的嘴角不自觉泛起了微笑,忍不住伸出手指摸了摸照片里一期的脸。




唉,那个人啊……




因为实验任务太紧,她很少回复他的消息,但是依旧能收到他每天发来的例行的问候。关心着她的身体,她的工作,告诉她本丸里发生的一切,弟弟们每天的进步,却几乎从来没有提到过他自己。他到底是真的不明白还是故意装傻吊自己的胃口呢,自己在现世里生活,最挂念的人……除了他还能有谁啊……




逸瑾愤愤的戳了戳照片,把相框放回原位,决定把剩下的工作一口气做完,争取明天能抽出时间回去看看。然而刚一掀开电脑屏幕,就被右下角闪动的头像吸引住了目光,是药研。本丸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从来都是一期向她汇报的呀,这是……




点开对话框,逸瑾被弹出来的消息吓了一跳。




“一期哥生病了。”




哎???




“他每天晚上都在院子里等你回来,谁劝都不听。天气这么冷,能不生病嘛。”




“大将今天能不能回来一趟啊?一期哥不让我告诉你,但是他真的很难受的样子……”




平时遇事无比沉着冷静的少女忽然就慌了,心里像是被他掏空了一个洞,冷风吹着感觉生疼生疼的。什么嘛……竟然每天晚上在院子里等她回来?为什么能干出这么傻的事啊!给她发的消息里还一句都不提,病了也不让她知道……




逸瑾又生气又心疼,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按照原计划,晚上还有个会要开,对工作向来认真到一丝不苟的她犹豫了半响,还是咬咬牙狠下心决定翘掉,把实验记录委托给助手,要赶快回到本丸看他。于是一边拨通电话向同事交代工作,一边抓起自己的外套就慌张的跑出了门。


 




严冬岁末,天色将晚。人们行色匆匆却面带微笑,想着马上就能回到温暖的家,投入爱人的怀抱。大街小巷的商铺忙着用各式的彩灯和玩偶装饰自己的门面来迎接新年。地铁站前的街头艺人暂时停下了演奏,温柔注视着川流不息的人群,手捧一杯温热的咖啡。天空中飘落了几朵精致的雪花,整个城市都洋溢着一种忙碌而充实的幸福感。逸瑾无心停下脚步去感受这样的氛围,也顾不上拂去额发上细碎的雪花,一心直奔本丸而去。


 




本丸的灯笼亮起来了。




“一期!我回来了!一期!”




少女一边喊着这样的话,一边朝他们的房间跑去,心里不住的担心,很怕会看到他虚弱地躺在床上还对她说自己没事的样子。光是想想那样的画面,她已经心疼的不行了。




“主……?您回来啦……”




逸瑾被熟悉的声音弄得愣住了,抬头看时,她心里万分牵挂的那个人,正微笑着站在她面前。




“你生病了啊?怎么样?哪里难受啊?”少女激动地扑了过去差点哭出来,慌张地抚上他的额头和脸颊,上上下下仔细打量,却除了看到他鼻头有些泛红之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您终于回来了,弟弟们都很想念您。”




一期嘴上虽然强说着弟弟,身体却不自觉地将她拥在了怀里,仿佛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对她诉说着思念。




逸瑾感受到周身被他环绕的温暖,一瞬间竟然觉得有些恍惚,是有多久没有像这样抱着他,靠在他怀里了啊……自己竟然离开了那么久吗?




然而回过神来忽然又觉得疑惑。




“你不是生病了吗……怎么,是怎么回事?”




一期显然也是愣住了:“生病?没有啊……您是因为这个回来的吗……弟弟们说一定有办法能让您回家,我不知道他们……”




还未听完他的解释,逸瑾就气得快要跳了起来:“什么啊!没有生病.....你们合起伙来骗我的吗!怎么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害得我担心死了,还把重要的会议给翘了,你们是想气死我吗!”




少女慌忙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距离会议开始还有十五分钟,如果跑着去应该是来得及的,也顾不得多想,急忙转身就要走。向来把工作放在最重要位置的逸瑾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只是看到药研的一条消息,连核实一下事情的真实性都忘记了,就这样急匆匆地跑了回来。果然……一遇到和他有关的事,就变得完全无法冷静下来。




只因为是他啊。




然而她刚跑出几步,一期就追上了她,一把将她拉进怀里。




“主……对不起,您听我解释好吗?您这么久没回来,大家都很想您,弟弟们说有个办法一定能让您回来,我不知道他们会这样对您说……对不起,您生气的话请责罚我一个人就好。”




少女心中焦急,但也还是耐心的听完了他的话。




“好了好了,我没有生气,怪我自己太久没回来让你们担心了。不过一会儿我还有个会要开,既然你没事我就先回去了,等过两天实验结束了我再回来好吧,别担心了。”




搂在腰上的手并没有松开,反而更紧了紧。




“您怎么忙到连日子都忘了呢,会不会有一天也把我给忘了啊……今天可是十二月五日,您的生日。”




啊。


少女猛然醒悟。




现世的日子过的太忙乱,她真的一点也不记得了,这一天……




“大家准备了好几天,想了各种办法要帮您庆祝生日,可是左等右等都不见您回来……”一期用下巴在她肩膀上轻轻蹭了蹭,“用了这样的办法叫您回家是我考虑不周,但是……我真的好想好想您,您再不回来,我就要发疯了。”




“一辈子也只能有一个二十一岁嘛,这么重要的日子想陪您一起过。”




“所以……您还是一定要走吗?”




一期的眼睛里湿湿的,认真的注视着她。少女被他紧紧抱在怀里,感觉到暖暖的温度,一种甜蜜的幸福感从身体一直蔓延到心里。有个人一直在身旁等着你,念着你的感觉,真的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了吧。




然而仔细听他说话的时候,能发现他的声音里掺着一点鼻音,像是真的有些要感冒的迹象。什么时候才能不让人这么担心啊。




逸瑾笑着帮他拂去额发上沾的几片晶莹的雪花:“下雪了哎,刚刚回来的太匆忙都忘记看了,好漂亮啊。在生日的这天下雪,感觉会是个好的兆头~”




“嗯,还记得您第一次看见下雪的时候,开心地像个小孩子一样。”




“切,我是南方人嘛,原来都没见过下雪啊~”少女小心地张开手掌,让雪花落在自己的手心,“药研说你每天晚上都在院子里等我……是真的啊?”




“嗯,您不在我睡不着啊。”




少女愤愤的往他怀里捶了一拳:“笨死了,你不怕冷啊!回头真生病了我可不要照顾你。”




一期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今天看到您这么着急的为我赶回来,我很开心。”




少女害羞的移开目光,脸上泛着微红:“才……才没有呢!把我骗回来的事还没跟你算账!那个……蛋糕准备好了没,我饿了!”说着就红着脸跑回房间去了。




大家都在那里等她。


 




天上落下了大片的雪花,给这个美丽的冬天又增添了新的妆饰。




一只失眠的猫路过这里,在雪地上留下了他的足迹。






本丸的灯笼彻夜亮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两个大傻半夜的产物😂 @蘑菇

【一期婶】当归

恋人设定,ooc
无文笔,空虚脑洞
审有名字
国服中文本丸设定

  数不清有多少个日子了,自从自家主上公休假回家,政府只准许审神者一人外出,没有办法的逸瑾只能对本丸的大家挥挥手,前往居住了二十年那个熟悉的家,开始了她为数不多的假期。

  一期总觉得成天都有无尽活力的本丸空荡荡的,自己的心里也空荡荡的。多少个发呆的空隙被同伴打断时,一期也很诧异,明明才几日不见,严于律己的自己何时学会这么发呆了?


“一期,帮我整理一下这份文件好吗?”


“是!”


  原本低头仔细整理材料的一期下意识的回复了心上人的请求。可是当他抬眼一看,安静坐在桌子的对面的,只不过是一只挂着暖暖微笑的等高玩偶熊。这是逸瑾在走之前固执放在那里的,美其名曰是陪着他度过漫长假期。浅笑出声,这个小丫头,既然这样还不如早点回来呢。


“一期尼,我想吃冰淇淋~”


“不许您吃,对子宫不好的。”


  工作的空隙,一期在整理完后抽空打开冰箱找一些点心垫补一下空虚的肚子。听到声音后微笑着回头,可是发出声音的人却是可爱的弟弟。


“子宫?一期尼我没有子宫啊,人妻才有子宫。”人妻控被这么一莫名其妙的回答弄得摸不着头脑。


一期有点羞愧,恨不得把地上开个缝钻进去,但不得不面对弟弟,转移他的注意力。


“没有人妻,包丁你还小,不许吃冰淇淋哦。”


“主人都给我吃的嘛。”不满意的人妻控搬出最后的王牌。


“撒娇也没用。”原来逸瑾偷偷给弟弟吃了他明令禁止的冰淇淋,可以的,挑战权威了。


重回工作岗位,一期无意间瞥见电脑左下角的音乐软件快捷键,突然有些好奇她平日里爱听的歌有哪些,应该和他在宫中听过的雅乐不同吧。


“有多久没见你    以为你在哪里”


“原来就住在我心底   陪伴着我的呼吸”


这个小丫头,要不是平时太闹了,或者大家都不会注意到私底下的她还会有这样细腻的一面。以往大大咧咧,和某些刀剑在一起聊天都会聊一些少儿不宜的话题,却只有面对自己的时候会知道撒娇卖乖。


一期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困惑,怎么就喜欢上了一个这样爱撒娇的小丫头。他开玩笑的向逸瑾请教过,自己为何会这样。当事人不以为然的拍拍自己还算可观的胸脯,嘚瑟的自我欣赏道:“那当然是因为我很棒棒呀~~~小伙子你喜欢上我很正常嘛!”


是的,喜欢上她。


一曲毕,电脑自动播放了下一首。


“耻ずかしくて目をそらすとか
  【因害羞而转移视线】
  紧张してうまく话せないなんて
  【因紧张而语无伦次】
  ありえない 大人なんだし
  【这不可能 明明是大人了】
  格好良く生きたいのに
  【明明想要帅气地生活的】”


听着这个歌词,一期怎么感觉描写有些像她呢。当初两个人没有敞开心扉前,上一秒还在和其他刀称兄道弟的她,下一秒却会变得支支吾吾。当时的自己觉得很纠结,明明想让她对自己无所遮拦,却私心想要她成为自己的所有物,不许其他人多瞧一眼。


晚上,早已习惯两人合眠的付丧神平躺许久仍是难以入睡。脑子里想着的都是她,为什么她还不回来,难道是不想他,亦或是她对他没了兴致?胡思乱想更是睡不着了,机智兴奋的大脑只能强行的催眠自己闭上眼睛。


沉静了一段时间,一切都陷入了黑暗,但是耳朵却捕捉到了一丝丝细碎的声音。黑暗里失去视力而导致的碰撞闷响渐渐传入耳廓,一期却不打算查看。身上早就温暖笼罩着的被子轻轻被打开一条小缝,一丝丝深秋夜晚特有的凉气趁机钻入,同时进来的还有一个软软的冰凉。


一把抱住,从有动静开始,原本按耐不住的他可再也装不下去了。“您终于舍得回来了。”


“因为想你了。”小调皮不同以往乖乖的靠在他怀里用认真的语气说。


“弟弟们都很想您。”想都没想,一期下意识的又说出了这句话。


“那你呢?”只有一个你,我才归心似箭。


“在下自然比他们更想。”作为属下,作为哥哥,作为恋人,这一点自然比他们多。


“你终于坦诚了一回。”我终于听到你不会再以弟弟为借口了。


“欢迎回家。”欢迎您回到只属于两个人的家,就算连是我的弟弟都不能分享您呢。


“有思念之人在的地方,就是归处。”


“有您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_(:з」∠)__(:з」∠)__(:з」∠)_(●─●)
听歌的产物,总觉得和一期的相识一直都觉得很怪。明明不是为了他进入这个世界,怎么就莫名其妙沉迷于他,是性格,是声音,是面容,还是身世。一直都觉得自己是比较主动的人,却不清楚被动的他是如何想的。他到底是为什么答应我;又在我见不到的地方,他会是如何想的我;他是否真的能接受我;这都是我好奇的一点。

最近很懒也很忙,更没有自信心。只有一菇一期陪着我。很高兴呢。

【喜欢请点小心心】

【引用歌词  陈洁仪《心动》  西野加奈《No.1》】

终于收到太太的合志了!😭 @闲喵桑还有几个太太的我不认识😂😂让本本和我一期合影😂